肇庆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议市厅丨“未雨绸缪”还是“暗度陈仓”?宁波精达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股价大跌近8%

www.jgsteelgroup.com2019-11-11

提交、线索和披露的邮箱: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你这样做,总有一天你会被人知道的。 历史是时间流逝的记录者,时间是历史事实的见证者,或者也是虚假事件的始作俑者。

11月1日晚,宁波京达(古坝)发布通知称,由于公司涉嫌非法信息披露,中国证监会决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对公司进行调查

同日,宁波京达控股股东宁波沙坪控股有限公司与实际控制人一致行动:宁波经纬投资有限公司、宁波光大投资有限公司、徐剑芬分别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 因涉嫌非法信息披露,中国证监会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相关规定对上述公司和个人进行调查。

公共信息显示宁波京达于2014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高速冲压技术的创新者,成套换热器设备的供应商,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 公司的主要业务是热交换器设备和精密压力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拥有100多台数控加工机床、镗床、铣床、车床和磨床等。

卧底?隐瞒控制权转移曝光

宁波京达隐瞒调查前曝光的控制权转移

根据公告,2016年9月,公司实际控制人郑蔡亮及其一致行动与广州怡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怡和)签署《合作协议》,转让约45.11%的股份。 转让完成后,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广州怡和 此后,双方又签署了三项协议 2016年和2017年期间,广州怡和共支付股份转让保证金2.2亿元,但实际转让和交割股份未在下一期实施。

上证所质疑实际控制人的理由和合理性,以及他在公司上市后不到两年内计划控制权转让的一致行动;还请说明上述计划转让控制权是否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及相关实体在首次公开发行期间所做的承诺和限制性销售安排的相关公开承诺。

公司于2014年11月上市。当上述控制权转让协议于2016年9月签署时,公司仍处于持续监管之下。 宁波京达于2014年11月上市。其实际控制人郑蔡亮和巩峥在上市时承诺,在公开发行股份之前,他们不会转让或委托他人直接或间接管理公司持有的股份,也不会在公司股份上市之日起36个月内回购公司持有的股份。 然而,上市不到两年,郑蔡亮等人就计划转让该公司的控制权,这也难怪它引起了监管机构的关注。

该公司9月6日在回应上海证券交易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质询函时宣布,在2015年和2016年该公司上市后,随着中国宏观经济增长放缓,固定资产投资放缓,设备需求下降。与此同时,该公司开发的新产品尚未大量销售。投资项目增加了固定资产投资,折旧压力加大,公司作为装备行业企业的业绩下降。当时,资本市场控制权转移相对活跃,更多的资本方来到公司讨论控制权的收购问题。因此,郑蔡亮先生提出出售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想法,并最终签署了上述转让协议。 本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在协议中约定,在不违反上市时的监管要求和相关承诺的前提下,计划解除禁令后控制权的转移。

回复强调,在签署《合作协议》等股份转让协议时,不违反监管要求是股份转让的前提条件,股份在达到上市时承诺的销售期限后进行转让。 到目前为止,股份还没有质押,股份还没有转让,控制权也没有改变。

这真的是“未雨绸缪”还是“藏在幕后”?三年还没有过去,实际的控制者和他的一致行动确实是“有远见的”。我们必须说,在取消禁令后,我们在规划控制权转移方面“非常先进”。

在此期间,此事尚未宣布 该公司在回信中表示,在早期,实际控制人对该信息严格保密,相关信息未被披露,未导致误导投资者或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结果。 虽然实际控制人主观上认为不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情况,但由于司法冻结股份,前期未能公布相关事项,在公开时仍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

这个秘密是高度机密的!“信息未被披露且未导致误导投资者”的说法实际上是为了投资者!

控制权转让失败,真正的控制者的股份突然被冻结。

宣布冻结股份暴露了控制权的转移!8月2日,宁波京达宣布,公司于2019年8月1日获悉,公司控股股东宁波沙坪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沙坪控股”)和5%以上股东郑蔡亮持有的公司股份已被司法冻结。

根据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协助通知书,广州怡和投资有限公司申请冻结沙坪控股持有的1430万股非限制性流通股和水果,期限为三年,即2019年8月1日至2022年7月31日 股东郑蔡亮持有的901.6万股非限制性流通股和水果将于2019年8月1日至2022年7月31日冻结三年。

与财产保全裁定相对应的本案原告为广州怡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怡和”),被告为沙坪控股、宁波光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投资”)和宁波经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经纬投资”)、郑蔡亮、巩峥、徐剑芬。这起案件的原因是关于股份转让的争议 诉讼纠纷始于2016年9月,当时广州怡和与沙坪控股、光大投资、精细投资、郑蔡亮、巩峥和徐剑芬签署了《合作协议》等协议。广州怡和计划接受沙坪控股的股权,沙坪控股持有公司33.08%的股份。总转让价格由沙坪控股持有的股份数量乘以45元/股的价格确定(那么总股本为8000万股)。按每股55元(当时总股本为8000万股)的价格,广州光大投资有限公司将被转让持有公司6.38%的股份,经纬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5.65%的股份,合计持有公司45.11%的股份。 该协议的几项条款规定,只要不违反监管要求和上市时做出的相关承诺,股份将在解除销售限制后转让。 广州伊一同意通过股权转让获得公司控制权

截至公告日,沙坪控股持有上市公司5186.1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3.08%。此次冻结的股份数量为143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12% 郑蔡亮持有公司901.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75%。被冻结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75%

8月7日晚,上海证券交易所向宁波京达发出质询,要求公司核实并补充实际控制人郑蔡亮披露的司法冻结股份的具体原因。相关司法冻结是否与上市公司有关

重组暂停并不明智。郑蔡亮董事长和董秘郑龚宇一直受到监管机构的密切关注。

经调查,2018年2月5日,宁波京达星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京达)因策划重大资产重组被暂停。东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丽集团)计划收购宁波东丽(古巴)重型机床有限公司等相关资产。

2月28日,公司宣布终止重组,称由于基础资产涉及早期政府投资协议的限制,土地成本会增加。双方在成本处置上有很大分歧,很难就标的资产的估值达成一致。公司决定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计划,公司股票从那天起恢复交易。

经进一步核实,上述前期政府投资协议为交易对手方东丽集团与宁波杭州湾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于2010年8月签署的新区投资协会2010(0823)《投资协议书》号,协议第六段对土地成本有较为明确的规定,土地成本是公司应事先知晓和理解的事项

上海证券交易所认为,宁波京达在重大资产重组过程中未能做出审慎决策。即使相关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也启动了重大资产重组的暂停,并可能对重组产生重大影响。在暂停期间,它没有就此事可能导致重组终止的风险发出足够的警告,导致在重组终止前公司股票暂停近一个月。

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关注宁波京达及其时任主席郑蔡亮和董事会秘书巩峥

在二级市场,由于调查,宁波京达的股价今天大幅下跌。截止收盘价,报价为8.48元/股,公司市值为13.3亿元。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您可以访问贺勋网或关注贺勋微信公众号(iStock News)文件栏

(责任编辑:邵晓辉)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