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发布——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

www.jgsteelgroup.com2019-12-04

最近,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等五个部门联合发布了《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号通知。从建立健全企业债务风险防控机制、深化债转股市场化和法制化、加快“僵尸企业”债务处置、协调推进并购重组等去杠杆化措施、完善去杠杆化配套政策、组织协调去杠杆化工作、服务监管等六个方面提出了27项工作重点。他们部署各种努力,加快降低企业杠杆率,努力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有效控制宏观杠杆率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陈严斌在接受《经济日报》采访时表示,高宏观杠杆率是现阶段中国经济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中国在主要经济体中的杠杆率处于中上水平,明显高于新兴经济体。 更重要的是,杠杆率在不同部门之间和内部表现出明显的结构特征。杠杆率最高的部门是企业部门,三分之二以上的企业债务集中在国有企业。 因此,结构性去杠杆化主要是企业部门的去杠杆化。在企业部门,主要目标是去杠杆化国有企业。

2016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其附件《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提出通过促进并购重组、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加强自我约束、激活现有资产、优化债务结构、有序实施市场化银行债转股、依法破产、发展市场化股权融资等方式,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

陈严斌说,有必要结合不同的指标来判断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在过去两年里是提高了还是下降了。 尤其是对国有企业而言,如果考虑到国有企业的债务/资产,情况确实会有所改善。 但是,如果将国有企业债务/国内生产总值或国有企业债务/国有企业营业收入考虑在内,情况将会恶化。 出现这种偏差的原因是资产价格上涨和国有企业“公共债务”问题严重。国有企业的债务压力仍在上升。 因此,仅仅因为以债务/资产衡量的国有企业杠杆率下降,不能认为国有企业高杠杆率问题已经明显缓解,当前国有企业债务风险仍然比较严重。

“一般来说,国有企业去杠杆化有几种方式。 一是加快清理僵尸企业,加大并购力度。二是稳步推进国有企业债转股。三是加强对国有企业借贷行为的控制和约束。 陈严斌表示,过去,由于国有企业预算软约束和支付刚性,借款时通常不会过多考虑杠杆率或资产负债率。 加强对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的控制和约束,不仅可以限制增量债务的产生,还可以促使国有企业加快化解现有债务,从而加快国有企业去杠杆化的进程。

为此,主要工作点明确提出,在建立和完善企业债务风险防控机制时,要充分发挥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机制的作用。 区分不同行业和企业类型,设置资产负债率警戒线和重点监管线,科学评估警戒线和重点监管线以外企业的债务风险状况,根据风险程度分别列出重点关注和重点监管企业名单,明确降低资产负债率的目标和时限。 同时,加强金融机构对企业负债的约束,完善国有企业资本管理机制,完善企业债务风险监测预警机制,完善大型企业债务风险联合处置机制。

工作要点还提出了引导社会资金投资于降低杠杆领域。 积极支持市场化债转股,利用定向降级等货币政策工具获得稳定的中长期低成本资金。 对此,陈严斌认为,由于中国的高杠杆率是结构性的,这意味着我们应该谨慎使用传统货币政策和其他宏观总量政策来杠杆化。 在“强监督”的同时,采用定向降低标准等政策工具将有助于为去杠杆化提供更加稳定和宽松的宏观经济环境,并将对中长期去杠杆化产生更好的影响。

前几天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把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与服务实体经济更好地结合起来,坚定不移地去杠杆化,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协调好各项政策的时机。

“简单地去杠杆化而不考虑经济承受能力是错误的;无论长期的高质量发展如何,也不可能不引入实质性的改革措施去杠杆化。 “陈严斌认为,高杠杆率是中国当前经济运行中的一大隐患。如果允许杠杆率继续上升,高质量发展和长期经济发展目标难以实现,必须坚持去杠杆化的总体方向。 在这个过程中,要充分考虑实体经济和社会的承受能力,在去杠杆化和稳定增长之间取得良好的政策平衡,兼顾短期经济稳定和长期高质量发展。 因此,宏观调控必须搞好相机控制,加强各种政策之间的协调与合作。 (记者李雄)

-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